雷锋内幕报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史海鉤沉 >

戰灘斗水:一個長江航道人的風雨回憶

作者:王淳熙 發布日期:2019-01-17 15:32

戰灘斗水:一個長江航道人的風雨回憶
    1982年雞扒子灘—裸露爆破施工 受訪者供圖 攝

  臨近年末,長江重慶航道工程局項目經理李紅勇來到長江工程船上,為下一步的長江航道重慶段整治工程準備著。“(三峽大壩)蓄水后,航道等級不斷提高,依然會有航道整治工作,比如即將啟動的涪陵到重慶段整治工程,航道水深將從3.5米提升至4.5米,這也是我們今后工作的重點。”李紅勇回答著記者的提問。

  戰灘斗水書寫航道整治歷史

  “我1982年高中畢業后參加工作,一開始就是一個普通的爆破工。那個時候的川江航道上,還能看到拉木船的纖夫。”在李紅勇的回憶中,當時的長江雖然已經整治了這么多年,但是依然很險。

  1966年李紅勇在重慶豐都出生,在長江邊上長大。“印象中七八歲的時候我第一次看到長江,那時重慶到豐都只能從長江上走,江上非常險。”李紅勇說,當初的川江航道整治工作他雖然沒有參與,但是聽自己的師父——老一輩爆破工董光茂提起的時候還是能感覺到那時艱辛。“我入行的時候師父他三十多歲了,他經歷過肩挑背抗的撿灘施工,那時候的艱苦程度現在幾乎無法想象。”

  1953年,長江重慶航道工程局前身長江航道工程大隊成立,對宜賓至宜昌段的川江航道上的險灘、暗礁進行炸礁、疏浚、筑壩等綜合整治。

  “受當時施工條件的影響,一般我們都是在每年10月到次年4月的枯水期對航道進行整治施工。”李紅勇談道,在80年代,一年甚至幾年才能完成一個險灘的施工。“印象最深的就是雞扒子滑坡險灘的整治,當時的情況很嚴峻,進出川江的客、貨輪運輸面臨斷航的危險。”

2016年—九朝段航道建設工程(水下炸礁) 受訪者供圖 攝
2016年—九朝段航道建設工程(水下炸礁) 受訪者供圖 攝

  雞扒子位于云陽縣,長江的左岸。1982年7月由于川東地區連降暴雨,致使雞扒子古滑坡體復活,大面積山體由江左岸向江中滑去,形成兇猛的險灘,使江中流速最高達6.9米/秒。

  “我們在雞扒子前后搞了4年,遇到過大大小小不少險情,最危險的應該是有一次我們的投藥船被急流掀翻,包括當時的班長向建明在內船上還有幾個人,隨江漂了幾公里,不過好在人都救了上來。”李紅勇說。

  經1982年至1985年4個冬春枯水期對雞扒子的治理施工,航道條件完全改善——此次工程是當時國內工程設計最復雜、工程量最大、施工難度最高的航道整治工程。

  除了雞扒子外,李紅勇在工作的三十多年中,足跡遍布長江、嘉陵江、烏江、湄公河等國內外河流,參與的灘險整治施工多達80個,他也在2015年被評選為全國勞動模范。他說,長江航道的整治史,是幾代長江航道戰灘斗水的建設者用他們的心血和汗水寫成的。

  風雨行舟開啟川江水運新篇

  “雖然當時的條件挺艱苦,好在人都比較單純,對水上工作也充滿憧憬。”李紅勇笑著告訴記者,想家是工程隊所有人心病——他們每年一般是在汛期回家休假,待上一兩個月。而春節時,正好是枯水期,又基本上都在工地施工。

  “三十多年來,我差不多只回家過了6次春節,孩子初中高中的家長會我也就去過兩次。”李紅勇說,“不過最辛苦的還是我師父那批老一輩川江人,那時候各項條件都差得多,他們都是秉承著‘舍小家保大家’的念頭在干。”

  隨著三峽滟滪堆、崆嶺等宜渝段一系列灘險的整治,長江航道宜昌至重慶段三級航道滿足了正常航船;三峽大壩完成蓄水后,經過三期庫區航道整治,3000噸級的運輸船能全年直通重慶;2011年,經過瀘渝段、敘瀘段航道整治,重慶以上長江航道達到三級航道,整個長江實現晝夜通航,實現了高等級航道的全線貫通……長江重慶航道工程局60余年來一代又一代的航道人篳路藍縷、砥礪前行,讓一段段曾經礁石密布、灘多流急的“惶驚”水道,變成了今天支撐我國長江經濟帶戰略的黃金水道。

  與此同時,近年來重慶航道工程局的施工設備、技術也在不斷更新和提升。據長江重慶航道工程局工程管理部副經理代顯華介紹,在炸礁疏浚裝備上,從最開始的巖芯鉆機木船水下鉆爆、到現在的全液壓鉆機專業鉆爆船水下鉆爆,施工技術從單一的水下裸露爆破到“大流速鉆爆、深水鉆爆、近距離控制爆破”,水下炸礁施工能力已成為在行業內叫得響的核心品牌之一。

  “此外,我們現在對環境的保護也相當重視——原來裸爆的時候對周邊環境影響較大,現在進行的水下鉆孔延時控制爆破,影響大幅減小。”代顯華說,“現在船上垃圾都是由專業環衛公司收集上岸處理,每條船都有油污水處理裝置,進一步減少對生態環境的破壞。”

  “當初雞扒子搞了4年,以如今的條件技術,也許一年多就能處理完,對航運的影響也會小很多。”李紅勇說。

  2013年,長江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內陸運河,重慶的港口吞吐量達13675.89萬噸,貨運量達12924.09萬噸;而在2017年,重慶的港口吞吐量達到了19722.28萬噸,貨運量18505.5萬噸——如今的長江航道,已經從曾經的“長江天塹”變成了“水上高速”。而進一步提升長江航道的通航能力便是長江重慶航道工程局接下來工作的重點。

  “三峽大壩蓄水后,庫區航道我們也先后整治過多次。”李紅勇說,“今后的整治規劃是能讓5000噸級的運輸船能全年直達重慶,我們還要為這個努力才行。”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水與中國網 編輯:李楠
雷锋内幕报 下载幸运飞艇手机版 免费二码中特永久公开 时时彩平台程序出售 9码滚雪球倍投图片 360新时时开奖 秒速飞艇最稳法 海南七星彩投注平台 天津时时走势360 澳门五分彩定位胆是骗局吗 河北十一选五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