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内幕报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史海鉤沉 >

鮮為人知的清代獾兵

作者:賴晨 發布日期:2019-03-07 16:46

 獾、鼠都是喜歡在黃河兩岸堤壩上打洞、穴居的害堤動物。歷史上黃河決口,半數原因在于獾、鼠洞穴形成的漏洞。由于獾、鼠洞穴危害的嚴重性,清代河務機構曾在沿堤分段設置有專職的“獾兵”,常年捕捉獾、鼠,消除堤防隱患。
獾、鼠的習性
  獾也稱為豬獾,體長約50厘米,尾長約10厘米,身體粗胖,成年獾體重約15公斤;腿比較短,前蹄寬、短、爪長,后蹄窄、長、爪短,形似小孩的腳丫,所以其也被俗稱為“人腳獾”。
  獾的前爪長約6厘米,善掏挖洞穴,一夜可以挖七八米,速度驚人。獾在掏挖洞穴時,前爪挖,后蹄刨,屁股推。獾視覺一般,但聽覺、嗅覺靈敏,憑借靈敏的聽覺和嗅覺,它既可以較快地發現獵物,又能實時地辨別險情,藏匿或者逃遁。
  獾生性膽怯,疑心很大,特別狡猾,只要發現洞前有天敵活動的跡象,會長時間藏匿不再出入,所以比較難捕捉。
  獾是肉食性動物,食性又較雜,幾乎捕到什么吃什么,其中主要以老鼠、青蛙、蛇、刺猬、昆蟲等小動物為食;在動物食源不夠充足的情況下,瓜果農作物、草根等也用于充饑。獾是游擊性覓食,且喜歡吃新鮮食物,不吃死掉的動物,所以人們想以死爛動物為誘餌進行捕捉很難奏效。
  獾喜歡夜晚活動,晝伏夜出;其奔跑速度不算快,走動時腳尖著地重,腳跟著地輕,爪印相當突出,多走熟路,線路彎曲;獾會游泳,其生活環境中多有水源。獾有“狡兔三窟”的本領,一般有好幾處住所,以一處為主,每處有幾個洞口,通常只在一兩個洞口出入,單口洞穴不會住獾,換言之,獾洞有支洞并分層,洞口隱蔽,且用土屯住。
  獾善冬眠,每年立冬至驚蟄期間,穴居洞內,不吃不喝,驚蟄后開始行動,此時其身體虛弱,行動遲緩,為盡快恢復體力,活動相當頻繁。
  獾每年9—10月中旬交配,翌年4—5月生育,每窩產三四只崽兒,產仔后,為了恢復體力,覓食頻繁,易被發現,是全窩捕捉的好時機。
  鼠通稱老鼠,別稱耗子,分布極廣,繁殖力和適應性特別強。黃河下游堤防工程范圍內主要分布有褐家鼠、大倉鼠、小家鼠、黑線姬鼠、黑線倉鼠、田鼠、鼢鼠(盲鼠、地羊、鼢豬)和麝鼠。
  鼠壽命一般為二三年,幼鼠2~4個月便情竇大開,一個月左右又產幼仔;每年生育五六胎,每胎4~7只,妊娠期短,發育迅速,導致其繁殖力十分旺盛,盡管有獾、狐、貓、鷹和人類的大量食殺,也難以將其驅除消滅。
  鼠多穴居于食物豐盛、地形地貌復雜多變、溝壑較多、雜草叢生處,且洞穴有數口門,易于逃遁。
  鼠生性敏銳、多猜疑、智商高、善攀登、會游泳,加上食性雜,對環境的適應性特別強,捕殺難度很大。
獾、鼠的活動規律
  黃河下游堤防,各地均有獾、鼠出沒行蹤,造成大量洞穴隱患、水溝、浪窩,不同之處是不同堤段獾和鼠的種群、數量不同,危害大小有差異。獾、鼠的活動有以下幾個特點:
其一,在某一堤段范圍,獾有反復出沒、重復危害的情況。清代,在鄭州、長垣、濮陽、蘭考等堤段,連續多年遭受獾害,年年捕捉,屢捉不絕。堤身土質疏松、食物資源充足、地形地貌雜亂是老鼠擇穴的先決條件,如蘭考縣南北莊堤段,堤根低洼,堤身下部土質潮濕,堤上鼠害明顯增多。
  其二,獾洞在堤身的分布與其坡形、植被好壞以及近堤的生態環境有關。一般堤坡不平順、備防石料堆放不齊整、堤身雜草雜樹多、人跡罕至偏僻、近堤低洼有飲水、好隱蔽易逃遁的堤段,為獾提供了天然的生態環境,獾活動猖獗,洞穴隱患較多。獾洞多分布在堤壩坡中部。洞道處于設防水位以下,洞口位于背風朝陽的地方。
  堤身鼠洞一般分布在堤壩身中上部,洞穴要求土質疏松干燥,以利于其居住和存放糧食。堤根地勢低洼,地下水位普遍較高,串溝、漫灘洪水及連綿降雨影響,增大了其積水的概率,會導致鼠洞上移;堤身中上部廢棄土牛(土堆)、房臺多,打場曬糧堆垛多,為便于覓食,老鼠則會就近挖洞居食。從堤段上劃分,臨村堤防、上堤路口,人畜活動頻繁,鼠洞明顯減少,人畜活動少的堤段則鼠洞較多。
  獾的個體數量有隨鼠個體數量增減而變化的現象,這種現象可能與獾以鼠為主要食源之一有關。獾活動的堤段,鼠也表現猖獗,說明黃河大堤獾、鼠活動可能存在食與被食的依存關系。
獾、鼠的危害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正如前文所述,據近代歷史記載,黃河歷次決口除堤身高度不足所發生的少量漫溢決口外,多數是洞穴隱患所造成的潰決,獾、鼠是造成大堤(壩)洞穴隱患的主要原因。據記載,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以來,沁河大堤因獾洞致決的達19次之多,決堤口門寬度20~30米不等,清代戶部尚書給乾隆皇帝的奏折反映了黃(沁)河大堤獾、鼠猖獗和致決后的災害情況:“鼠穿堤堰千百孔,黃水破堤淹九州……”
  具體而言,獾、鼠的危害主要有以下兩種:
  其一,削弱堤身抗洪強度。獾洞具有一穴多洞、內部分層、埋藏深、洞道長、洞徑大的特點。如在清嘉慶年間,開封大王潭堤段發現一處獾洞有30多個洞口,分布在長60米、寬15米的堤坡上,埋深5~7米,洞口直徑為0.3~0.7米,一般橫向伸入堤身5~15米,最長達26米。
  其二,引起大量的水溝浪窩。鼠為了覓食植物根莖,在堤表掏挖大量洞道,洞埋深0.1~0.2米,洞道在堤表形成土壟,其洞道垂直或平行于堤軸線,降雨極易在堤坡上集水匯流,形成水溝浪窩。如蘭考縣南北莊堤段,清道光年間發現一處鼢鼠洞,洞口位于背河堤肩以下3.5米處,埋深0.1~0.25米,走向彎曲至農田,洞總長約120米。據護堤人員觀測,堤防水溝浪窩的形成除排水設施不完善、布局不合理外,主要是鼠洞所致。
  獾、鼠洞穴既有洞徑、埋深及分布部位的不同點,又有群居、狡猾、一穴多口、內部分層、主支有別、功能各異、洞穴分布面積大(獾洞穴1~150平方米,鼠洞穴1~140平方米)的共性,加之獾、鼠洞穴有豎直天窗或運糧通道,這些洞道是集中匯流侵蝕、淘刷堤(壩)身土體,最終造成水溝浪窩的主要原因。特別是當豎向通道位于堤肩、戧頂或壩頂的擋水子堰以內時,情況更為嚴重。
  由于獾洞埋藏深、洞徑大,大面積的洞穴隱患出現在堤(壩)坡、堤(壩)頂備防石處,會加劇堤壩體應力分布的不均勻狀況,在雨水滲透力和其他機械力作用下,洞頂土壓力會很快達到極限狀態以致失穩破壞,造成堤防壩岸坍塌蟄陷險情。
清代河道治理技術
  隨著經驗的不斷積累,清代在河道治理的技術措施方面,得到了一定的發展,已能很熟練地使用“裁彎取直”“塞支強干”“束狹河床”“疏浚河道”“護岸”等多種河道治理措施。
  在疏浚方面,已經有了方船、活閘、刮板、戽斗、鐵鏟、鐵、布兜、竹筐、杏葉杓、鐵簸箕、五齒鐵耙、鐵杵、木夯、石硪、云梯等一二十種工具。
  在堤壩方面,除了過去已用的遙、縷、格、月四堤外,又大量使用了挑水壩、順水壩、透水壩(竹絡壩、編籬)、減水壩、滾水壩。同時,根據形狀、作用、建筑材料的不同,又把壩分成43種,埽分成39種,每種都有其專門的用途。
  在開挖引河的時候,對河頭、河尾位置的選擇,如何利用挑水壩、節水壩調節引河的流量,如何使引河的河身直、河底平,開挖順序、施工導流工程及放水后應注意的事項,均有具體的規章制度。
  在護岸、堵口方面也有系統的經驗,都能針對不同的情況,采用不同的措施。
  在防止堤工“走漏”方面有所謂截堵、內堵、外堵、內外齊堵等方法,平時對獾洞、鼠穴、浪窩、蟄陷也十分注意。
堡夫與河兵
  明朝護堤人員主要為鋪夫。萬恭認為“有堤無夫與無堤同”,并規定“每里十人以防”,建立了“三里一鋪,四鋪一老人巡視”的護堤組織:“每三里設鋪一座,每鋪夫三十名,計夫分守堤一十八丈,每兩夫守堤一段”;并規定“近堤鄉村,每鋪各添派夫十名,水發上堤,與鋪夫并力協守,水落即省放回家,量時去留不妨農業”。
  上述兩種鋪夫,一種為長期固定防汛隊伍,另一種是臨時防汛隊伍。這種長期固定與臨時性相結合的黃河防汛組織,一直延續到20世紀80年代。
  清承明制,護堤人員主要有堡夫和河兵,而獾兵是河兵的一個兵種。清代沿堤每兩里蓋堡房一座,常年駐守堡夫二名,負責修守堤岸。清順治十六年(1659年),河南共從250公里內73州縣征河夫15762名,每名做工3個月;250公里以外35州縣征河夫11061名,以銀頂工,每名征銀3兩;臨河26州縣編僉堡夫1157名,常年看守堤、壩、船、廠。在乾隆年間,清政府規定堡夫須攜眷屬常住在堡房內。
  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河道總督靳輔以為“河工所用之民夫各有生業,不能責以常年居工,不如改募河兵,勒以軍法較為著實”,遂建立河營。從此黃河有了固定的武裝隊伍。共成立河兵20營,統駐徐州以下,河南未設河營。清雍正二年(1724年)增設副河道總督,駐武陟,專管河南河務,始由江南省撥河兵1000名來河南與堡夫、民夫一起修守河防。
  河兵常年修守黃河,既是河防修守保衛的武裝士兵,又是參加防汛搶險、扦樁下埽的技術人員,是率領民工防汛搶險、修堤筑壩的技術骨干。
  清雍正五年(1727年)從豫省兩岸堡夫撥充河兵,江南河兵發回原汛,于是河南建立起自己的河營,并專設千總1員、把總4員,分派駐守兩岸堤防。以后北岸設立懷河營、南岸設立豫河營,武職人員配備逐漸齊全。遇有堵筑決口、修筑堤防工程仍從各縣征夫,動員人數數萬或數十萬,依工程規模大小而定。
獾兵的獵殺技術
  清乾隆五年(1740年),河務機構在每汛設獾兵兩名,專職捕獾、鼠等害堤動物。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張灣決口后,又專撥土地種糧養獵狗捕獾。
  后因專職獾兵不如發動沿河民眾獵捕收獲明顯,獾兵至清中后期漸被民眾代替。河務機構規定:在大堤兩旁各2里內,捕獾1頭,獎小麥5斤;在堤身捕地鼠1只,獎小麥1斤。捕獲后,截蹄交驗發獎,獸肉獸皮一律歸捕捉者所有。
  獾兵多招募自沿河農民,他們熟知害堤動物習性及活動規律,采取各種辦法捕捉。
  其一,捕獾方法主要有踩夾夾撞法、開挖捕捉法、煙熏網捕法、銃擊法。
  一是踩夾夾撞法。踩夾形如鼠夾,但比鼠夾大,是捕獾的好工具,這種工具簡便實用,操作方便,不用誘餌,易于偽裝,效果良好。它由半徑為15厘米的兩個半圓形夾絲、四段彈簧、踏板和保險等部件組成,夾絲是夾獾的主體,彈簧提供動力,踏板是制動機關,保險可防獾掙脫逃跑。夾子布置在獾洞口前或進出路徑上,只要獾踩住踏板,觸動機關,夾子會迅速合攏,夾捕獵物;夾子用鉛絲系在鐵棍上,鐵棍深插土中起保險作用,以免獾將夾子帶走。踩夾機關靈敏,放置時應十分小心,放好后應經常查看,以免誤傷人畜。
  二是開挖捕捉法。在洞口撒浮土,查蹄印,判斷獾是否已進洞。若已探明獾在洞中,先用捕網、糞叉或鐵絲籠將洞口圍好,然后可結合開挖翻填洞穴捕捉。
  該法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順洞開挖,逐節逼近,直至捕住。該法進度慢,耗時長,適用于洞道短、埋深淺的洞穴。另一種是豎井攔截,先探明洞道走向,然后在洞頂開挖井徑0.7~0.8米的豎井;若洞道長,轉彎多,可多段同時進行,逐漸逼近,當挖至獾藏身處時,采用人工網捕、叉扎捕殺或放獵犬捕捉。此法進度快,效率高,適用于洞道長、埋藏深的洞穴。開挖捕捉法盡管用人多、耗時長,需要日夜不停地開挖,但結合了翻填洞穴,隨挖隨填,層土層夯,恢復了大堤原狀,而且成功率又較高,所以在黃河上得到了較廣泛的應用。
  三是煙熏網捕法。探明獾在洞中時,只留其中一個洞口,其余封堵,可在洞口布下捕網,然后在洞內點燃蘸油的布棉、辣椒、硫黃和秸稈等易燃物,產生的有害氣體可熏殺獾于洞中或布下捕網捉拿。該法適用于洞道淺短的簡單洞穴。
  四是銃擊法。在獾洞口附近挖掩體,獵人藏入加以偽裝,月夜待機將獾射殺。此法簡便易行,適用于獾頻繁出沒的情況。
  其二,捕殺鼠的方法。捕捉鼠比較容易,一般用千斤墜簽扎法,或利用其怕風屯門的習性,抄后路挖出,人工捕捉成功率很高。■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水與中國雜志 編輯:李楠
雷锋内幕报 机动车选号技巧 足彩19081期开奖信息 腾讯分分彩怎么打能赢 三分彩开奖是同步的吗 福彩3d坐标走势图2元网 彩票平台找漏洞刷钱 秒速快3最稳买法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 历史开奖结果记录查询 2018排列五全年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