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内幕报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史海鉤沉 >

愚公故鄉的“人工天河”

作者:姚景強 發布日期:2019-03-26 10:43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萬仞……”這是著名寓言故事《愚公移山》里所描寫的境況。河南省濟源市地處太行、王屋山區,素有“愚公故鄉”之稱。在愚公故鄉,有一條人工天河,名曰引沁濟蟒渠。那是20世紀六七十年代,濟源縣(今濟源市)、孟縣(今孟州市)兩縣人民自力更生,發揚愚公移山精神,戰天斗地的偉大創舉。引沁總干渠從1965年12月一期工程開工至1975年一期擴建工程竣工,整整奮斗了10年時間。這條人工天河,是繼林縣(今林州市)紅旗渠之后創建的又一個大型灌溉工程,是河南省山區水利發展史上又一偉大豐碑。它像一條彩帶,鑲嵌在太行、王屋山腰,又似一條長龍,橫臥于太行、王屋山麓。就是這條人工天河,穿山越澗,綿延120多公里,解決了濟、孟兩縣40多萬畝農田的灌溉問題,對改變濟、孟兩縣的農業生產面貌,起到了巨大作用。
相互學習結良緣
  引沁濟蟒渠與紅旗渠有緣。紅旗渠最初叫作“引漳入林工程”;引沁濟蟒渠興建之初叫“引沁工程”,一期工程竣工前,濟源向新鄉地區征求引沁工程命名事宜,地區一位領導同志說:“治理蟒河聞名全國,灌區主要屬蟒河流域,就叫‘引沁濟蟒’吧。”從此,引沁濟蟒渠和紅旗渠一樣,叫響全國。那么,濟源與林縣相距數百里,雖說當時同屬新鄉地區所轄,兩條渠又有什么關系呢?
  引沁濟蟒渠與紅旗渠的關系,可追溯到20世紀50年代。當時,林縣的自然條件與濟源有相似之處:同屬太行山區,干旱缺水是制約農業生產的主要矛盾。1957年至1958年,濟源綜合治理蟒河的經驗在全國推廣時,林縣的領導對濟源的經驗非常重視,除了隨同有關方面組織的參觀團前來考察學習外,還單獨組織參觀團來濟源探討蟒河治理經驗。僅1957年11月,濟源就接待了來自林縣的三個參觀團,他們向濟源贈送的錦旗題字分別為“以愚公移山的勁頭大興農田水利”“全面規劃綜合治理的好榜樣”“以氣吞山河之勢戰勝窮山惡水”。
  林縣人到濟源參觀學習后,很快修了一條“英雄渠”,后來才又搞了“引漳入林工程”——紅旗渠。濟源治理蟒河的經驗首先在林縣開花結果了。
  其實,林縣紅旗渠和濟源引沁濟蟒工程,在項目申報時間上也曾不謀而合,都是在20世紀60年代初。當時,由于國家正處在困難時期,新鄉地區原則上不同意興建大規模水利工程,濟源的引沁濟蟒工程因此被擱置,而林縣的“引漳入林工程”卻悄然上馬了。1965年4月19日,林縣紅旗渠舉行通水典禮儀式,濟源縣委副書記、縣長張性勇帶著各公社黨委書記和有關局委的負責人組成參觀團,前往林縣表示祝賀并參觀學習。同年秋天,由縣委常委、副書記王振邦帶領濟源平原地區各公社黨委副書記組成的參觀團,再次前往林縣參觀學習。從那時起,濟源人再次萌發了“引沁濟蟒”的念頭。
引沁濟蟒工程的緣起
  沁者,乃沁河也。沁河是黃河的一大支流,發源于山西省,流經沁源、沁水、陽城、晉城,穿越太行峽谷在濟源市五龍口進入下游平原注入黃河。沁河水量充足,是修建引沁濟蟒渠的前提條件。
  歷史上,濟源由于缺水,貧苦農民中流傳著這樣一首歌謠:“山嶺和尚頭,溝里沒水流,季季種莊稼,年年沒有收,四處去逃荒,苦難沒盡頭。”人們幻想著有朝一日蟒河造福,沁水上山。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同屬蟒河流域的濟源和孟縣,雖然攜手并肩于1953年開始了對蟒河的綜合治理,但是灌溉面積有限。1965年,濟、孟兩縣又是久旱無雨。面對旱情,新鄉地區號召水利工作重點由平原轉向山區。在林縣紅旗渠精神鼓舞下,于7月中旬召開的濟源縣第二次黨代會上形成決議:決定在1965年年底,“引沁工程”正式開工!
  就在濟源縣人民準備修建引沁工程的同時,孟縣也在尋找水源。1966年5月,濟源引沁濟蟒總干渠一期工程接近尾聲。孟縣的決策者們從濟源縣人民劈山引水的事跡中受到鼓舞,萌發了將濟源引沁總干渠一期工程加大,延伸到孟縣嶺區的設想。5月10日,孟縣縣委召開常委擴大會,對引沁入孟設想進行專題研究并報新鄉地委。同年6月,新鄉地委研究決定將引沁渠水送至孟縣,并將引沁濟蟒工程計劃灌溉10萬畝增加為40萬畝。從1966年8月10日開始,濟、孟兩縣人民團結協作,共同譜寫著治山治水的新篇章。
引沁工程的施工組織和引沁人的戰斗風貌
  引沁濟蟒總干渠從1965年12月動工到1975年12月竣工,整個工程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1965年12月到1966年7月一期工程竣工,完成渠首至蟒河口30.35公里總干渠建設任務,由濟源人民單獨承建;第二階段孟縣加盟,由濟、孟兩縣共同承建,于1966年8月動工,1969年6月竣工,完成了從蟒河口至孟縣槐樹口82.77公里的總干渠任務;第三階段由引沁局組織濟、孟兩縣施工,從1970年11月動工到1975年12月竣工,主要是對一期工程進行擴建,從而使總干渠通水能力由8立方米每秒增至23立方米每秒。
  一期工程動工前,在濟源縣委的統一領導下,組成引沁工程指揮部,建立了以縣委書記侯樹堂為首的強有力的10人領導班子。縣委常委、副書記王振邦,縣委委員、副縣長李傳清,縣糧食局局長侯守善等副指揮長常住工地,并從縣直單位抽調79名在職干部,作為指揮部下設一室四股的主要領導或工作人員。參加施工的各公社均設立了3~5人的營部,設營長、教導員各1名,黨委書記和社長分別任營長、教導員。農民工以大隊為單位,人少的幾個村聯合,組成連、排、班、組,由大隊黨支部書記或大隊長任專職領導。1965年11月20日,濟源縣8個公社,266個大隊的6000名農民工組成會戰大軍開赴太行山腹地,擺開了修建引沁工程的戰場。經過7個月艱苦奮斗,完成紫柏灘至蟒河口30.35公里的引沁總干渠一期工程建設任務,通水能力為8立方米每秒。1966年7月12日,萬余名干部群眾在蟒河口召開引沁濟蟒總干渠一期工程通水典禮。中共河南省委候補書記、河南省副省長王維群參加了通水典禮并講了話。他說:“引沁濟蟒工程是我省繼‘引漳入林’之后的又一偉大勝利,也是我省人民向自然開戰,自力更生,艱苦創業,多快好省地發展山區水利建設事業的又一面鮮艷紅旗。”引沁總干渠一期工程的竣工,給濟源人民帶來了無限的喜悅和信心,也給與濟源毗鄰的孟縣的決策者們以啟示。經新鄉地區批準,濟、孟兩縣商議,決定齊心協力,團結治水,共同承擔引沁總干渠二期工程建設任務,讓沁河水沿濟源山區直達黃河北岸的孟縣嶺區,發展農業,解決人畜吃水問題。
  引沁工程最難最險的是第一期工程。要在高聳入云的太行山腰修一條“人工天河”,必須穿越太行山打一條隧道在山西陽城境內建閘引水。同時還要在懸崖絕壁上施工,闖過80多處險惡關卡。最險要的工段是“嚇魂潭”。崖下有一塊古碑,描述了它的險惡:“上依絕壁,下臨深淵,行其上者,如飛鳥游空。仰視則身跡高掛于峰外,俯察則人影倒懸在空中,心驚目眩,往往魂銷,此嚇魂所由名也。”千名農民工腰系大繩凌空作業,靠雞蛋粗的大繩爬上攀下,打釬放炮。農民工們風趣地說:“一天三次上下工,大路就是一條繩。”經過兩個月的戰斗,終于打通了500余米長的隧洞,在崖幫上鑿開了1500米明渠,使總干渠在“嚇魂潭”“騰空”而過。然而,當“嚇魂潭”施工即將竣工時,發現離工作面30多米高的山崖上有一塊震裂了的險石,大如一座房,如不除掉它,掉下來就要毀渠傷人;若要除掉它,必須爬上斧劈刀削般的懸崖峭壁,才能破除。共產黨員宋玉溫,勇敢地擔負起排除險石的任務。他背負炸藥,一步一步艱難地攀爬了一個多小時,眼看就要接近險石了,面前突然出現了一片光溜溜的馬牙石。想繞繞不過,想爬爬不上。他抬頭望天,天在旋轉;低頭看水,水在滾翻。就在這時,他聽到下邊的人高聲朗讀毛主席語錄:“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這聲音給宋玉溫增添了無窮的勇氣。他吸足了一口氣,腳趾緊蹬著石縫,探身抓住崖縫里長的羊胡草,一縱身越過了馬牙石,到了險石跟前。他從容地選好炮位,放好炸藥包,點燃了特制的導火線,然后迅速地離開了險境,接著就是天崩地裂的一聲巨響,險石在滾滾的濃煙中落入崖下的深潭。宋玉溫先后13次排除各種險情,被譽為“除險英雄”。
  在“引沁”工程工地上,像宋玉溫這樣的英雄不勝枚舉。開鑿“英武洞”時,濟源縣人武部干部王國定在處理“瞎炮”時,面對著正在刺刺冒煙的炮眼,毫不猶豫沖上去,拔掉了導火線,避免了一場嚴重事故。在開鑿“曙光洞”的過程中,女農民工衛玉榮為了搶時間、趕進度,每次放炮后,提起風筒就往里沖。有一次,濃煙把她嗆倒在地,醒過來后,頭暈站不起來,她就爬著前進,繼續把風筒送到洞底,及時排除濃煙,保證了施工順利進行。女農民工牛淑清在苦練打錘掌釬過程中,手指甲被砸掉了,不叫一聲苦,不喊一聲痛,經醫生一包扎,就又投入了戰斗。二期工程中,修建“東方紅”渡槽時,隆冬臘月挖基坑,地下水越來越大。因沒抽水機,農民工教導員郭俊就帶領大家用臉盆、水桶、水斗戽水。水下有很多大頑石,撬不動也抬不出,就開“諸葛亮”會,根據水下爆破經驗,把普通炸藥裝在瓷罐里,塞在頑石下,把一塊塊頑石崩上了天。
引沁濟蟒工程的物資供應
  引沁濟蟒工程屬民辦公助性質,而且是在我國三年自然災害過后經濟條件比較困難的情況下開工的。總干渠一期工程開工前夕,濟源縣委發出通知:引沁工程施工,必須依靠群眾,自力更生,克服困難。要求每3個農民工帶1個鐵锨、2個尖镢或洋鎬、1根抬杠、3只籮頭或筐;每個作戰單位(大隊)要根據自己的任務和人員多少,帶足大錘、炮釬、撬杠、手錘、鐵繩、大繩、平板車等。這些工具,一律自帶、自管、自用,損壞由工地負責修配,磨損折舊由生產隊給予一定的工分補助;每個施工單位還要配備鐵匠、烘爐、木工、保健員和全套炊事用具等。通知規定,各大隊要以生產隊為單位,把每個農民工所需糧、菜、錢,在分配時扣除下來,集體保管,分期送到工地。農民工上工時先帶30公斤米、面等成品糧,1公斤鹽、2元錢以及過冬的棉衣、棉被等,工地每人每月補助15公斤糧,0.05公斤油。同時還要求所有去工地的農民工必須做到三帶,即自帶口糧、自帶工具、自帶“毛選”。在整個施工過程中,除了購買一些鋼材、雷管等必須購買的物資外,其余大部分工具和物資均由農民工自備或自制。施工過程中,共建石灰窯77個,日產4噸的炸藥廠兩個。還先后建成了日產15噸和日產20噸的兩個水泥廠,專為引沁工地生產水泥。
  引沁總干渠是在半山腰或溝壑縱橫的荒僻丘陵地施工,物資供應運輸十分困難。一期工程是在沁河峽谷施工,山高無路,大部分物料需要背扛肩挑;而二期工程孟縣工段,石沙運距長達40~50公里,施工中的第一次盤運,主要靠生產隊與農民工籌集的馬車和近萬輛平板車運輸。第二次盤運主要靠農民工背扛肩挑。為了節約投資,廣大農民工十分注意就地取材、“以土代洋”。濟源農民工在新愚公渡槽施工中,拱胎是用土石堆砌的,節約了大量的木材。孟縣吉利公社在開鑿雁門隧洞中,沒用一兩炸藥,硬是一釬一錘鑿通了530米長的隧洞。緱村公社在修建紅衛壩壩下涵洞時,自編草墊在施工場地搭起大棚,在棚內生火升溫,并用溫水攪拌水泥解決冬季施工的防凍問題,節約了大量資金。在施工過程中,整個工地還廣泛開展了勞動競賽和評比活動,大大加快了施工進度。
引沁濟蟒帶來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經過10年艱苦奮戰,終于建成了總干渠長達120公里、可通水23立方米每秒的引沁濟蟒渠。這條“人工天河”雄偉壯觀,氣勢磅礴,干、支、斗渠總長近2000公里,蛛網似的把蟒河流域200多座水庫、水池,50多處提灌站,上萬個小型水利設施,像銀線串珠一樣串聯起來,使原來分散的“滿天星”變成了“葡萄串”,灌區面積達40萬畝。百里灌區,呈現出了山清水秀、林茂糧豐的新面貌。同時,還解決了山區13萬人的飲水困難。在保證灌溉和人畜飲水的同時,總干渠上游還建起兩座水電站,為國家增加了能源。
  引沁濟蟒這條人工天河,還是一條亮麗的風景線。它似巨龍橫臥太行、王屋山腰和北邙嶺脊。順流而下,百里干渠風光如畫。渠首依山而建,水閘矗立,無壩引水,堪稱一絕。沿渠南下數公里為甕河水利樞紐所在地。四周萬仞壁立,唯一狹小出水口,水瀑飛流直下,聲如雷,形似雪,若有陽光照于其上,峽谷彩虹,更為壯美。引沁總干渠上最長的渡槽——新愚公渡槽,長648米,高15米,跨于太行、王屋兩山之間。槽身之下,42個橋孔如42面明鏡,一孔一景,映現著四季的變化。東方紅渡槽——引沁渠上最高的渡槽,長407米,高50.5米,遠視如彩虹飛架高山峽谷之間,精巧玲瓏;近視如蛟龍騰空,氣勢壯觀。渡槽南有一百步石階直通槽頂,狀若天梯;北端有一石刻楹聯,觀之令人振奮:“朝朝暮暮護渡槽何懼辛苦,年年季季看豐收幾多甘甜。”
  站在渡槽上,遠眺渠水穿山出谷,逶迤南下,披千山秀色,揚一路清波,浩浩蕩蕩,奔騰不息,尤為壯觀。干、支、斗渠縱橫交錯,密如蛛網;水庫水池星羅棋布,魚躍鳥歡……壯哉,美麗的沁渠風光!■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水與中國雜志 編輯:李楠
雷锋内幕报 极速时时是假的 香港赛马会港台最快直播开奖 天津新时时走势图 凤凰平台时时彩奖金 快乐飞艇官方是哪里 排列3和值100期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乐 重庆时时彩开奖官网 混合过关竞彩篮球投注 腾讯分分彩波动值万位